职业的选择总该有一些忌讳

阅读数:713

近日,在四川省成都市某家政公司举办的母婴培训班上,出现了一名男性学员的身影。他参加的培训课程是催乳。尽管大部分女学员都已经结婚生子,但对于男学员的到来,一开始还是很不适应。

 

相关人士指出,从目前的市场行情来看,专业的催乳师市场需求较大,随着国家“二孩”政策的落地,职业催乳师行业里的男性将会越来越多。

 

我们处在一个平等理念深入人心的时代,平等、无歧视的就业权益,理所当然是所有人可以大胆追求的。基于性别平等的就业平等权,就是这种权益的重要内容。然而,权益上的平等,并不意味着男女在就业方面所面临的具体难题就真的不存在。以往我们谈起就业方面的不平等,女性往往是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主角。此次男催乳师的遭遇表明,男性在职场上也可能像女性那样面临尴尬乃至“歧视”。

 

是不是所有的尴尬乃至“歧视”都值得同情呢?恐怕未必。

 

男催乳师这一职业,道德上的风险较大,而且如何把控、如何规范职业行为,操作起来有一定的难度。

 

其实,男催乳师遇到的这个问题并不新鲜。因为尽管道德具有一定的时代性和阶级性,但一些特定职业处在道德洪流的漩涡中心,是历来都有的事情。比如在古代社会,不论是中国还是别的一些国家,囿于妇女不可抛头露面尤其不适合和男人一起工作的道德理念,戏剧舞台上就只有男人而没有女人,因此普遍出现了男性演员扮演女性角色的行规。在我国的梨园行,这种情形的消失到而今也不过几十年,可谓是道德因素对职业规范产生决定性影响的一个活化石。

 

这就提醒我们,尽管时代在变化、理念在进步,道德伦理因素对个人择业的约束作用,却不能一概以“歧视”来定义。而在道德伦理的诸多范畴中,“男女之大防”可能是受时代因素影响最小的一个稳定要素。

 

出于伦理的顾忌也好,出于民俗的排斥也罢,既然是几千年来约定俗成的“规矩”,又和赤身露体的工作性质相关,那么,对于男催乳师这样的职业,不妨让市场来决定其生死。

 

况且,这个职业毕竟不像男助产师那样需要相当的体力,并没有“男人干可能更好”的可能。

 

我们都知道,在现代社会的劳动保障立法理念中,不仅仅是“让所有人都能干”才算是文明的、科学的,“让某些人不能干”也完全可以是。比如,法律明确规定了女职工不能从事的工种或作业,这不是歧视,而是保护。那么,对于一些职业工种,不建议男性从事,也就是顺乎人情而理所当然的了。


上一篇:二孩时代催热助产专业 就业率达100% 下一篇:老有所养,绽放夕阳之美